孔雀王子(下 03 大结局)

3.1   决战

呀,原来他将我认得如此清透,可恨自己却没有一双慧眼能将他明辨。加隆的表述,让穆在惊喜的同时又自觉有些惭愧“我很抱歉,我确实没有将你认出来。。。我分不清你和撒加。。。”

不以为然的挥挥手,加隆丝毫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戴着面罩,熟人尚且难辨,何况是你。“ 他嬉皮笑脸起来”嘿嘿,那家伙错认了人,你立马也跟着乱了分寸,我在台上看的清清楚楚。,恩,方才在花园里,你远远看着婚礼,也是一副失魂模样。如此紧张我。你是仅仅怕我送了命,还是怕我错配了人?!嗯---?”

“都有。”少少的沉默后,穆,小声却清晰的说出了答案,语气肯定。

加隆努力克制着不发出笑声,可是嘴角已经拉出一道嚣张的弧线,露出雪白的牙齿,他眯起眼睛盯着穆,活像一只盯着小肥羊的大灰狼,心中暗爽,志在必得 。他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让它成为永远的秘密比较好,即使对穆也坚决不能说。譬如当自己站在大殿上看到两个穆的时候,他瞬间就能明辨真假,毫不迟疑。这份了然,除了对穆的深深了解,也缘于对自己的超级自信。金色的华丽面具遮住了加隆得意的笑容,奢华冗繁的袍服掩去了他嘲讽的内心,只可惜恶魔并没有察觉到。“居然骗到小爷我的头上来了!论骗人,我是你祖宗!技术太烂!哈哈哈哈,你去死吧!”

 穆的心中装满疑问,开口问道:“加隆,我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么?为什么是撒加在代替你结婚?”

“当然。这是我们定好的计划。”加隆潇洒的摆出一个“请坐”的姿势,示意穆坐到自己对面,还贴心倒了一杯茶,顺着桌面直推到穆的面前,  又转而正色道“那恶龙已存在了200余年,法力强大。平日隐匿于幽灵渊,行踪十分诡秘。只是每7年必离巢,来至这南海的仙山精灵界捕食人心,以保持青春和法力,乃是我们精灵的宿敌。 一年前我恰逢他意欲为祸,力战而阻。其后他便多次追踪,纠缠于我。可恨我能力有限,每每平手,不能将其绝杀。半年前,我不幸中了他的伏击,胸中羽箭,伤重不能还家,被迫落于深谷河滩,心中实是不甘。我频频啼叫,原是寻思将那恶龙诱来,舍命一搏,便是同归于尽也好。只是想不到来的是你。。。。。”

“其实撒加他们也曾悄悄来探望过我几次,都是夜间你不晓得罢了。我并非刻意隐瞒,”加隆说到这儿,表情变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自我伤愈后离开,再未回去。其实也是怕消息走漏会拖累与你。只是没想到还是。。。。”

 “我懂。你不必自责。“没等加隆说完,穆点点头,”既是那恶龙有心,我们也不用避。”他低头咯咯笑起来,还颇有几分自豪 “我早就知道自己捡回来的大雀儿是个宝。‘’

“那当然!”加隆有点后悔现在是人形,要不他可以尽情开屏炫耀,尾巴翘上天。

“今日黎明我潜去了镇上。看到家中一片狼藉,唯有那木雕用绒布盖好,端端正正摆放在屋中,便知出事了!我匆忙赶回, 撒加于半道上将我拦截,告之恶龙已至云雾山,父王和修罗他们已设计将其拖住。阿布罗狄又故意让侍从吐露我们兄弟衣着有异。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那孽龙果然中计,错选了撒加!”.加隆的眼神突然变得尖锐,冷森森的:” “撒加誓要在今夜手刃于它!”

“为什么非得是撒加出手呀?他独自狙杀,你确保没有危险么?!”

“切,你还挺关心撒加么。“加隆微微皱了皱眉毛,在心中暗暗翻了2个白眼“你放心吧,撒加和我们兄弟可不一样。呵呵,他的心,无人可食。”

“和你们不一样?”对上穆那好奇又执着的眼神,加隆觉得无法拒绝。他舔舔嘴唇,语速缓下来,往事倒流回心田 “20年前的一天傍晚,我们几个兄弟到海边玩耍,突然恶龙从天而降!撒加将我们几个弟弟驱赶到小树林中,自己却独自引诱着恶龙,反向奔入海中。。。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倒在沙滩上,潮涌一波波的浸着他,遍身伤口,浑身冰冷,恶龙啄去了他的眼和心。。。“加隆侧过脸,避开了穆的注视。他一拳闷捶在桌上,伴随着不算重的“砰“一声”,杯盏烛台都微微震了一下,透过晃动的烛光,穆好像看到加隆眼中有东西在微微闪烁。

短暂的停顿,2个人都沉默着。

穆伸出双手,越过桌面,抚上加隆的手。他明显感觉到加隆的指尖在轻轻的颤抖,便更用力的握住,不再松开。

“父亲将撒加抱回来,去恳求了一位旧友,据说那人是传说中灵界第一修复大师,早已退隐,其技出神入化,无人能出其右。那修复师从夜空中摘下最璀璨的流星,放入撒加的眼眶;从蓝天采来最洁白的云朵,擦拭伤口;又撷来永不熄灭的地狱火种,放入胸膛为心。闪电为针,彩虹为线,为撒加缝合了伤口。至此,复活后的撒加便拥有了世间最美的眼眸,最温柔的灵魂和最雷霆的手段!哼,不过那恶龙似乎已经不记得撒加了。他的死期已至!”

20载,光阴荏苒,从稚子到青年,从懵懂的孩童到铁骨铮铮的战士,前尘往事,死而复生,颠倒轮回,只欠那一点星火,注定要燃烧在今夜。

 

突然,窗外传来一阵鼓乐与喧哗人声,由远及近,异常清晰。原本静谧的空气也被搅动起来,暗潮徐徐涌起。

“婚宴结束了。”加隆站起来,一手擎着烛台,一手牵着穆,将他领进了里间 ,站到床边,示意他躺到里侧藏好。“别怕,我在。”聊聊数字,语气温柔,却字字铿锵,丝毫不容质疑

“噗---”加隆吹熄了烛火,落坐于床沿。清冷的月光透窗而来,穆看到加隆的身子微微前倾,脊背绷得直直的。

喜庆的音乐,哄笑嘈杂的人声,交织起来,震荡翻腾,仿佛就在耳畔。

穆悄声问道“洞房就在隔壁?”

“恩。罗地网都布置好了。”加隆突然噗嗤一声笑起来,又赶紧收敛住:“真想看看撒加现在的样子啊!啧,瞧他今天穿得,花枝招展!”

听到这话,穆瞬间想笑,刚才在花园远远看见,美人华服,确实艳绝,难道不是么?他不禁有点走神,如果加隆穿起来,应该也很好看吧?不过此刻似乎不适合谈论此事。。。

“此番假作婚配,还要强颜欢笑,撒加他真是够委屈的。”想到恶龙的猥琐嘴脸与凶残行径,穆便心有余悸。

加隆的眼睛都笑弯了,又转身看着穆,用与表情极不协调的认真语气作答 “哼!他一贯闷骚,演技好,内心热情奔放。这场面,他受用的很。你不用担心。”

片刻,喧嚣之声渐渐平息,人群俱散去。加隆从床上一跃而起,两步跨到窗前,侧身隐立,目不转睛得盯着隔壁房间的动静。只见廊下彩灯高悬,透过纸窗可见室内灯火通明。

穆躺在床上,分外紧张,连呼吸声都尽力控制。隐隐约约间,他听到了对话声,一个温润优雅含威仪,一个深沉冷静又阴森,语速渐快,后再无交集。。。还有兵器相撞的铿锵之音,家具碰撞的沉闷之声,间或夹着几声的孔雀啼鸣,还有一种古古怪怪,穆从来没有听过的低低的嘶鸣声。。。。。突然一声明艳高亢的雀鸣,如裂帛,似闪电,终结了一切声响!夜幕重归平静。

新房的大门豁然大开,撒加一脸平静的走出来,只是身上所着的华服似乎有些许暗黑污渍,月光下看不分明。

加隆长舒了一口气,笑骂道“真真是个黑寡妇!”他从窗边走回床畔,双手叉腰,居高临下对着穆,抬了抬下巴磕 “再往里面一点,一个人占这么大地方,你真够肥!”

“结束了。撒加赢了,对么?”通过加隆的神情,穆已能猜出结局。他一点也没挪动身子,“加隆,难道你不回自己屋里睡么?”

“笑话!这本来就是小爷我的房间!”加隆自顾自得躺下,也没有再要求穆挪地盘 ,“算了,我也曾鹊巢鸠占,霸占过你的床,今天就当报恩了,收留你!还兼做保镖。”

躺在床上,窗外的动静声声入耳,侍卫们来来去去,处理善后。很快就又悄然无声了。

烦恼已去,紧绷了一天的神经瞬间放松,穆很快就沉沉睡去。加隆心怀鬼胎,迟迟睡不着,2只眼睛咕噜噜转圈,三眨两转悠。戳戳穆,可惜完全没反应。“都说心思单纯的人沾床即眠,果然不假。”他一面腹诽着,一面索性直接手拉脚勾,把人捞到怀里,恩,绵绵软软,肤质凝华,手感超好!

细细打量怀中人,也曾日日相伴,那神态,那气息,无比熟悉。他又久久盯着那头银色的发丝,想着那血色的眼眸,带着难以言说的魔性的色彩,与印象中的穆完全不同,充满了新鲜感。其实也挺漂亮的。哎,这恶龙啊,多年前伤撒加,后来索我,最后又抓穆,别说,它的审美一贯很好!想不到在这点上,我加隆和它居然也可以有共识。。。。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 

回想今日之事, “加隆王子和穆公子的婚典,哈哈哈” 加隆笑的一脸得逞,右手绕起那银色的长发,嗅了嗅,淡淡的香,又送到唇边,吻了吻,他把怀里的人又抱得紧了些。

3--2     解药

翌日清晨,加隆拉着穆去拜会家眷。长廊上,远远走来一个人。

“哟,美人!新婚伊始,怎么只你一人?!你家如意君安在?”加隆热情招呼,声高八尺,极尽揶揄。

“烦王爷挂心。妾已啖之已。”撒加的神情宁静安详,音量适中,语调平淡。加隆见自己没占到什么便宜,便皱了皱眉,鼻腔里“哼”了一声。

走到近前,穆与撒加相互见礼。

虽说只与撒加见了2面,但穆已深深明了这对双生兄弟乍看起来是镜像,其实大相径庭。论容貌,说神态,行为做派均是迥然不同。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散发出截然不同的气质。如果说加隆是一杆明晃晃的银枪,乖张桀骜,那么撒加则更为复杂,他更像无形的暗器,不可明述,高贵,优雅,果决,冷调幽默。。莫衷一是。

想起大殿测试的那一幕,穆恍然大悟,“佩戴面具”的目的,与其说是为了蒙蔽恶龙的眼睛,倒不如说是为了更好的遮掩住兄弟俩 的差异。兄弟俩的神态实在是大相径庭,明显到只需稍稍用心,便可轻易辨认。如果再猜一次,我一定不会错。

 “恶龙真的被吃掉了么?”穆悄悄问加隆。他清楚记得加隆对饮食有洁癖,从不食荤。而撒加居然采用“啖之”这种处理方式,完全不可思议。

“来。”撒加似乎听到了穆的提问,他抬起胳膊,向空中微微招了招手。扑啦啦,自一棵高大繁茂。果实累累的樱桃树上飞来一只鸟,落在掌中. 他将鸟儿放到穆的眼前 。穆方才看清,原来是一只画眉鸟,还是连眉毛的!“喏,这就是恶龙之本形。昨夜我已弑其身,灭其修为。”说完这些,撒加又摆摆手,鸟儿复又飞回树上。

“你为什么不彻底结果了它?”加隆仰头,恶狠狠的盯着那鸟儿,明显有些气急。

“邪恶是杀不尽的。”撒加的眼睛像深潭一般,波澜不惊,他望向弟弟,“因为它,你我心怀血海之仇,在过去那些年才能锐意精进。而今,大仇得报,它亦不能再作恶。况且它身有异能,善辨恶灵。不如将其留下,多有用处。”

“但愿你做的没错。”加隆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你知道用什么办法才能解除穆身上的魔法?”

“咦,你不是说银发血眸 看起来更妖媚更勾引人么?!”撒加大吃一惊的表情,再配合着隐藏在眉眼间的一丝笑意,将弟弟的私房话兜售一空。

穆转脸看向加隆,红色的眼中似乎马上就要燃烧起来。。。

“撒加,你!”加隆避开穆的注视,转向哥哥,整个人都变得礼貌起来“撒加,我知道你有办法的。告诉我吧。”

撒加并未做出没有任何反应。

 “其实穆无论那副面容,我都不介意,真的。可是他更希望回复原貌。“识时务者为俊杰。加隆对撒加展露出一个充满讨好意味的笑脸,”就算你帮我们一次吧。”

“再给你一次机会。”

“哥哥!这样总行了吧。”加隆像平时拜神像那般,微微欠身,双手合十,胡乱得拜了几拜。

撒加伸出右手,手掌中出现了一颗豆大的琉璃珠,绚丽通透,玲珑闪耀。“这就是解药。“  他微笑着将珠子递给穆  ”恶龙的心。”

穆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却并没有伸手去取,很明显,单纯的他,心中有太多的吃惊与担忧。

撒加见状,便用眼神示意另一个人。

加隆毫不客气,一下抓过那琉璃珠,紧紧攥在手中。“真是想不到,它的心居然是这样纯净透明的!”

“人之初心,都洁净美丽。一路成长历练,历经风雨磨难,若精神涣散,意志不坚,道德伦桑,便会使它蒙垢。”撒加泰然解之。

“一会就可以给你恢复原貌了。”扬了扬紧握的拳头,又用胳膊肘捣捣穆,加隆的声音轻快愉悦“我加隆的心,不用怀疑,肯定一尘不染,金光闪闪!”

撒加眼中闪现一股狭促的笑意,看着加隆,提议道“剖开来看看?”

“滚!!”

3.3  尾声

神尊与众多王子们都对穆表示了极度的喜爱与赞扬,同时还有少许同情。在他们看来,一个凡间青年,居然愿意将加隆这种易燃易爆炸的危险品领回去,绝对是勇气非凡,豪气干云,但是心智可能有点缺陷。

“你想要什么东西,赶紧说,现在是要啥给啥,不要浪费机会!”加隆得意洋洋的提醒穆。 他有一夜暴富的感觉,因为撒加亲口允诺他,按照父亲的吩咐,为了防范穆将来反悔退婚,所以现在宫中将竭尽全力为加隆置办陪嫁。

“我什么都不要,只想要一些孔雀翎。”穆将来时之事以及那几个少年的条件,都告诉了加隆,其实他自己也非常好奇“孔雀翎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

“用处多了。尾羽炮制研磨后是灵药,清热解毒,亦能治白浊与刀伤。”加隆用指关节扣了扣桌子,骄傲得很“普通孔雀尚且如此,更何况我们这些兄王族灵鸟.. 。。。我们的羽毛,若制成暗器伤人,则毒入双目,昏翳人眼,甚至索命追魂。但若用尾羽拂过污浊毒水,却又可以顷刻净化。呵呵,这几个小子倒是很会挑啊。”

一想到加隆要被活生生拔毛,穆觉得心下十分不忍。“会不会让你很为难?”

“既是先前允诺的,自然要守信。何况他们千里迢迢将你平安送来,与此相比,索要之物并不为过。“  加隆坦坦然  ”我倒没什么,只是这蓝绿2色尾羽,还需要去找阿布罗狄等人索取,这些家伙平时一毛不拔。。。。“

。。。。。。。。

过了片刻,加隆果然将所需的翎羽如数凑齐。至于是用什么交换的,他讳莫如深。

 

3日后,穆和加隆回到了小镇。沿途,他们将雀翎交给了3位少年,与小天马告别之时,穆忍不住问道“这些雀翎,你们要拿来做什么呢?”

“嘿嘿嘿,快过年了,拿这个做成佩饰,送给姑娘呀,她们一准喜欢!”少年笑的春风荡漾。

“什么?!那你为啥要我们的羽毛,还9根都要小爷我的!”加隆激动得跳起来!

“因为你们是孔雀王子啊,羽毛最美最华丽!其他孔雀怎么能和你们比!再说美惠纱织她们几个都说最喜欢白色了。只有你是白孔雀啊!世间珍品!“望着激动无比的加隆,天马少年无限诧异,

费尽周折,哪里是要制什么灵丹兵器,不过是求美人一笑。面对这般原委,加隆觉得牛皮吹破,丢人打脸。可是穆笑的甚甜,“好的,好的,我们告辞,后会有期。”穆拉着加隆速速离去,他唯恐加隆当场翻脸,不过似乎是多虑了,大雀儿乖乖跟从,并未惹事。

少年看着手中的雀翎,觉得简直不可思议,思潮翻涌。加隆的尾羽,以往根本想都不要想!当初说要9根,不过是漫天要价,并不抱希望。居然现在如数收之!果然厉害!仙界都传说 爆孔雀加隆哥被一位美人儿降得服服帖帖了,看来所言不虚。幸亏当初我送了他一程,不然哪有机会结识?!他真美,又那么温柔善良,纱织她们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不过呢,我还是更喜欢女孩。。。。

 

 

回到家,屋里还是走时的狼藉模样,都需好好打扫。

洒水扫地,拖地抹灰。。。抬头之际,穆偶然瞥见房梁上隐约露出一卷东西,确认自己从来没有在梁上藏东西的习惯,他决定一探究竟。借助梯子,他爬了上去,这卷东西被用丝绢小心包裹着,展开来,穆惊讶的发现,居然是十几根白色的孔雀尾羽!

“是我的。”看着桌上的丝绢和羽毛,加隆尴尬的很,但嘴上毫不让步“是我藏的,那又怎样?!我藏的宝贝,你居然堂而皇之得翻出来,还有没有人权了!”最终他还是向穆坦白,夏秋之际,孔雀自然换羽,作为精灵王子,翎羽珍贵不可乱抛,便需要收集起来。

至于为什么用这种古怪方法,加隆表示,是撒加幼年时想出的所谓秘法,还特意思将其偷偷传授给自己

“难道,难道 阿布罗狄他们也这样收藏,给小青龙他们的羽毛,是你从他们房间偷的?”举一反三的逻辑思维,瞬间成立,穆眼睛睁得大大的。

“这不能怪我!谁让撒加好为人师,把这方法和每个人都说了一遍。。再说他们有那么多,我抽2根,没人发觉。只要交差就可以了,哪管什么手段,还不是为了你。”耸肩摊手的加隆,拿起一个梨子,啃了一口,快步离开。直觉告诉他,此刻不宜纠缠。

。。。。。。。。。

穆是一个有爱心的人,看到可怜的小动物,总喜欢喂食或者救助一番,这让某人非常不开心。“你收养宠物,必须要首先经过我同意。”

“为什么呀?”善良青年表示不能理解,关爱小动物,当年你也是受益者啊。

“太危险了!你怎么知道那些动物是善是恶?到回家出了事怎么办?!。。。”孔雀王子的理论一大套,咄咄逼人。

。。。。。。。

在相处了一段时间后,穆终于领会到一个事实,加隆的思维跳脱,行动力超群,他是一个永远不走寻常路的青年。在穆心里,他给加隆画了一张表格,“缺点”一栏写满了好吃懒做,指手画脚,强词夺理,嘴仗一流等词汇,“优点”那一栏,却只有一句------我觉得他挺好!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镇上的居民发现,经常会有孔雀和其他一些珍禽出现在附近的河滩,森林,甚至是镇上。美丽的精灵给这片土地带来了无限生机

直至今天,你还可以在地图上找到这个地方,它的名字叫“孔雀岭”。这里湖光山色,风光秀美,珍禽颇多,自古以来,人们与雀儿始终和谐共生。

古镇上有一座孔雀庙,历经千年,香火旺盛。庙中供奉的是一位孔雀战神,相传他出身王族,从仙界而来,驻守于人间,在漫长的岁月里,镇妖伏怪,始终佑护人间康宁,他还有一位凡间恋人,拥有绝尘的美貌和智慧,2人恩爱缱绻。

正殿的对联谈不上工整平仄,但是十分有趣,常常引得观者驻足思索---

上联 “光明磊落,无需拜我 ”,

下联“居心险恶 ,叩首无用”。

 

正殿中展示着一尊珍贵的檀香木木雕,所雕的孔雀凌空展翅,睥睨刚毅,英姿非凡,每个看过它的游客都啧啧称赞。

院中还有一棵千年的梧桐树,郁郁葱葱,根深叶茂,上面挂满了红色的祈愿带,求青春美貌的,求感情姻缘的,求升官发财的,求金榜题名的,求家庭和睦的。。。。。点点渴求,千万心愿。

 

春节假期,游人香客,许愿参拜,来来往往,挤到爆棚。络绎不绝的人群中,2个身材高大,容貌出众的外国青年颇引人注目,尤其是那飘逸的蓝色长发。

“这个祠堂真得很有特色啊!中国人把心愿都挂在树上,10块钱就想升官发财娶媳妇搞全套,真搞笑!不过入乡随俗,我们也来许个愿吧。”爆炸发型的青年将一张心愿条递给了自己的哥哥。

刷刷刷,一串字母龙飞凤舞得写完,挂上树梢。

 

转身逛到一条幽静的小巷,见有一间小小的铺面,店里坐了好些游客,都在津津有味的品尝小吃。2人也颇有兴致的走进屋里,寻张空桌坐下。

“saga,你刚才写的是啥心愿?”

Saga表示很遗憾,虽然听上去很无情,但却是真话。“我希望加隆你赶快被哪个瞎眼的家伙领走,不要无所事事天天烦我。”

“哈哈哈哈,听说这个孔雀庙很灵验的,没准你会心想事成的。”被点名的青年贴心得拍了拍兄长的肩膀,看起来是关爱,是掸灰,其实是猛拍,是殴打。

 

“您好!2位想吃点什么?”一个温柔到让人沉醉的声音响起。兄弟俩都抬起了头。

“喔!“加隆不禁惊讶起来,面前的是个美人!超级大美人啊!雪白的皮肤,浅紫色的头发,碧水般清澈的眼眸。哦!我喜欢!中国话叫啥来着?对,美人如画。

“先生,请问您想吃点什么?”美人笑若春风,声音柔柔,“我们这里比较有特色的是 蜂蜜莲花糕,还有清泉山茶。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尝一尝?”

“好的!”加隆眉开眼笑,美人推荐的东西,他决定照单全收 ,他用手指指指自己,又指指对方,用半调子的中文说到 “我,你 ,一  一见--钟---情。  你懂?”

“我看你这年轻人明显是烧(骚)的!”一个高大的身影的嗖的一下冒出来,叉着腰站到了加隆面前。与美人如出一辙的豆豆眉,苍绿色的头发,绯红的眼睛,加隆一看就知道了,这位肯定是性格蛮横,说一不二的“霸道总裁”爸爸,应该比撒加难缠多了。

“最适合你的是 曙光女神的宽恕!双份的!芥末味!降降温!”史昂颐指气使,丝毫不容双子兄弟反驳。

撒加默默得拿起了先前游客遗留在桌上的报纸,摊开,遮住脸。透过报纸,他偷偷得又多瞟了几眼 那位紫头发的年轻美人,以至于完全没有注意到报纸都拿反了。恼人的方块字,反正也看不明白,正反都一样。

“撒加,我决定了!留在中国!现在全球都在倡议一带一路,我们希腊是多么重要的一员,所以我决定找个大学做留学生,好好学习中文,”加隆充满激情的立起了一杆高高飘扬的旗帜。

该死的,那小美人居然还冲着加隆做了鬼脸,还咯咯咯得笑!撒加完全没有听见加隆的话,此刻他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我要赶紧回孔雀庙去,嘤嘤嘤我想重新写一张心愿笺!!!


--------------------------------------全剧终-----------------------------------------

以下为私货,我在码字期间,查询了一些关于孔雀的资料。

孔雀尾羽,按照记载,确实有一定的药用价值。

药材基源:为雉科动物绿孔雀的尾羽。
拉丁植物动物矿物名:Pavo muticus(Linnaeus)
采收和储藏:收集脱落的尾羽,洗净,烘干。

【性味】苦;寒;无毒
【归经】胆;胃经
  功能主治】清热解毒;排脓消肿。主感染;咽喉肿痛;诸高疮痈肿
【用法用量】内服:烧焦,研末,5-10g。

【注意】《本草衍义》:不可入目,昏翳人眼。

【各家论述】
1.《湖南药物志》:止血生肌,消炎解毒。
2.《贵州药植》:治白浊,刀伤。
【摘录】《中华本草》

这是一种美丽的生灵,世界各地有多种孔雀。

最常见的是印度蓝孔雀

绿孔雀(也叫爪哇孔雀、龙鸟。体羽主要为翠金属绿色,背浓褐色,头顶亦具一簇直立羽冠。主要分布在东南亚。在中国主要发现于云南西藏地区,数量稀少,仅剩不到百余只,被列为中国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白孔雀(蓝孔雀的变异品种,非常珍贵。眼睛为淡红色,与蓝孔雀相比,价格非常昂贵)


黑孔雀   (属于孔雀家族中极为珍贵的变异品种。变异率低于1/1000。目前只有印度掌握着人工繁育黑孔雀的技术。由于黑孔雀属于变异品种,本身具有致死基因,它的存活可能性非常小,目前在全球存活的数量仅百余只,而且基本上都分布在刚果,所以它也叫刚果孔雀。)


此外我还找到2种孔雀图片,但是没有检索到详细信息

这种叫 粉孔雀(明明是玫红色的),据说是东南亚的一种珍稀品种


还有一种孔雀, 全身白色与蓝色,很美,像青花瓷。好像是游客拍摄于国外动物园,可惜没有附带任何说明信息。

评论(21)
热度(7)

© 狐狸包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