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美人(撒加&加隆) 12

长发美人  12

OOC 预警。

------------------------------------------------------------------------

12--1

跃上马背,握紧缰绳,将情感和理智一并掌控。马儿步伐稳健得趟过了呜咽的河流。离去之前,加隆再一次回首,遥望高塔。他看到那个俊秀的身影长久得矗立在窗前。

一丝凝重的神色升上加隆的眉宇。他的心喜忧参半。感情的相逢,犹如战争,开篇声势浩大,但是结局难料。大战在即,留给自己的时间已所剩无多。经过方才那一番逼迫,他确信撒加很快就将给出一个答案,无论是去是留,情感的归属终将尘埃落定。


"走!“  抖丝缰,催骏马。一路驰骋,没过太久,加隆的眼前便出现了一片开阔的湖泽。空旷的水面上吹来一阵冷风,预示着冬季很快即将来临。他警觉的四下观察着。湿润的砂石地上清晰得呈现出一串脚印,痕迹新鲜,看来有人刚刚在这里停留,仅仅一骑。

加隆吹起口哨,两长一短,这是事先约好的暗号。身后的石滩上传来了哒哒的马蹄声。一个身影悠然骑马闪现。与之相伴的还有一句热情洋溢的问候 “殿下,别来无恙啊!”

来者一头短发,浑身散发着野性的气质,眼里充盈着自信与不善,嘴角那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令原本英俊的面容失分不少。他的衣服看起来有些湿,可见一路穿林而行,沾了不少露水。

“迪斯马斯克!”加隆笑起来,他想到那本被伪装了封面的《十日谈》。

“我送的书不错吧?你的美人儿喜欢么?”迪斯挑挑眉,神情颇为自信。

“不错!妙趣横生。”

“我也那么想。” 迪斯轻松一笑,跃下马背。 简短寒暄之后,便转入正题,”我带来三个消息。第一,已查明,镇上那些来历不明者都是探子,隶属加伊拿军团。“

稍加思索,加隆点点头, “精锐骑兵为主,冥军的三大主力之一。”

将所知情况详细告诉加隆之后,迪斯马斯克眯着眼睛,露出一副落井下石的笑容  ”除了布防情报,他们还在四下打听你的行踪。殿下,你的处境不妙啊。 ”

加隆感到有点心烦,行踪泄露,源于自己先前那些过分招摇的行径,诱发了不必要的关注。这真是一个深刻的教训!他暗自祈祷不要因为自己的疏漏而牵连到撒加。

“除了骑兵,他们还组建了一个新分队,配备了大量的新款手持式火器。据说杀伤力甚大,远胜弓箭。”

短促得怔了一下,加隆迅速恢复了镇定“确认?”

迪斯马斯克认真得点点头,“我们昨天抓了个 '舌头’。他挺配合的。只可惜,关于新武器,他没亲眼见过,无法详尽描述。“

牌桌上鱼龙混杂,从那儿打探情报,本是个好主意。可是赌徒的本性贪婪又怕死,他们的眼神异于常人。派这种人做探子,不啻为一场灾难。迪斯马斯克稍加观察,便在人群中挑出了他,易如反掌。

  双手插在裤兜里,悠闲的踩碾着脚下的小石子,迪斯马斯克冷笑道,”我们是绅士,不喜欢血腥暴力。所以请那家伙舒舒服服的坐在椅子上,然后在他头顶搁了一个苹果。我先来。”他抬起胳膊,潇洒的横着挥了一下,从左到右,动作干脆利落,“‘咔’!苹果还剩了一半。那家伙双手捂着脑袋,脸色煞白,额头上全是冷汗,吓得够呛……嘿嘿。然后轮到修罗。“ 提到同伴,迪斯脸上的笑容更进一步加深了,”他嫌这种玩法过于简单,令人蒙羞。“

”一看到修罗用布条蒙住双眼,握着剑站在自己面前,那个倒霉鬼就像青蛙一样从椅子上弹跳起来,连声尖叫,把身份、任务,还有同伙全说出来了。。。。。”迪斯马斯克歉意得耸了耸肩,似乎在为自己的不良行为悔过,可惜嘴角讥讽的笑意出卖了他。

看着供述出的潜伏者名单,童虎认真思量后决定先实行监控,围而不捕, “留着,后续有用。”



迪斯马斯克用充满同情的眼神看着加隆,欲言又止。这一切被加隆尽数看在眼中,他勾起嘴角轻轻一笑,“说吧,莫非还有更糟的消息?”

“好消息。” 迪斯笑起来,充满诡异的氛围,音节也被刻意拉长,一字一顿 ”你-的-老-师-来了。“

“什么!?”加隆完全震惊了,王都离此千里迢迢,就算接到了飞鸽传书,史昂也不可能来的如此迅速。”

“真的。”迪斯绘声绘色的描述着昨天凌晨店里发生的奇异一幕。酒馆的大门霍然洞开,一个身材修长矫健,身披黑色斗篷的男子裹胁着夜风,大步流星的走进来。他摘下了风帽,露出一张难辨年龄的充满凌厉之美的面容,令人一见难忘的朱砂豆豆眉!绯红色的眸子里凝聚着强大而锋利,不可抗拒的威慑力。他高傲得环视着整间店堂,目光所及之处,无形的压迫感充溢四周,在场的酒客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瞬间停止了喧闹,个个张大了嘴巴望向来者。。。。。

加隆不知道的是,就在自己离开王都后的第三天,史昂也接受了国王的委托,对全境进行例行巡检。不久前,史昂得到一个情报,冥军秘密的召集了一批铁匠。这引起了他的高度警觉,铁匠在军中一般负责铸剑与钉马掌,大军开拔的前兆!综合分析了地形等情况后,史昂敏锐得判断出地势较平坦最适合骑兵出击的西部边镇很可能就是冥军的出击点,于是星夜驰来。

迪斯正色道“ 史昂前辈今早已经返回前线了。他留下话,要你3日内归队报道。此乃军令,不得违反!“ 

迪斯马斯克笑嘻嘻得,”加隆,这么多年,你是怎么存活的。”

“哈哈哈,其实史昂老师也是非常和蔼可亲的。”老师的坐镇,对加隆来说,不啻为一剂强心剂,振奋的感在胸膛中充盈满涨起来。

“哦,是的。是的。童虎前辈也这么说。”迪斯马斯克小小的哼了一声,“或许他会比龙卷风温柔一点点。”

迪斯马斯克的双眉微皱着,深色的眼眸又闪烁着不加掩饰的好奇,“我们过几天是不是要护送一个人回王都?童虎老师说这个人特别重要,对皇位承继,对整个国家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是。”

“嗯。史昂老师特意留下了一支护卫队,专司此事。嗨,加隆,莫非,“迪斯笑得意味深长,“你的美人儿怀孕了?”

惊讶得张大了嘴,倒吸了一口气,加隆随之大笑,“谁说的?”

”哦,我们所有人都这么想呢。你独自留在这儿还不是为了她? 老师什么也不肯透露。“迪斯耸了耸肩,”他们要你一切以国事为先,尽快把人带回去,越快越好!不论手段,就是捆也要把人捆回去!“ 末了,迪斯皱着眉又补充了一句,“这是原话。”

作为多情潇洒的西西里男人,迪斯马斯克异常鄙视这种作法。爱情应该是自由,平等与浪漫的,怎能采用这种野蛮手段 !加隆却从这段话中体会到了史昂传达出的隐晦含义,战势紧急,而且将会极其残酷,自己需要做好牺牲的准备。父母年纪已大,不可能再生育孩子,而撒加将成为王室唯一的承嗣者。

 迪斯不是本国公民,更不是自己的下臣。这场战争与他毫无关联。将撒加平安无虞的送回父母身边,是加隆当下最牵挂的事情。除了护卫队,加隆迫切希望得到更多更稳妥的保障。考虑了片刻之后,他彬彬有礼的问道,“迪斯马斯克,我需要你的帮助。当然,这件事很危险。。。”

“嘿嘿,想要我护送你的美人儿回王都?”不待加隆说完,迪斯便摇摇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殿下,这事你还是另找他人吧。”他微微一笑,“阿布罗狄执意要去前线,我呢,会和他在一起。”

“祝你好运!”临别之际,迪斯马斯克将一柄长剑和一套弓箭交给了加隆。那是史昂带来托他转交的,都是加隆平日所用之物。



12--2


蓝色的湖面,微波粼粼,高茂的绿色莎草植根于水中,湖光水色,一片晴朗,有着尘世之外的宁谧与平和。加隆为马儿精心洗刷了一番,又从鞍袋里取出一些水果和粗面包喂食它。

“加隆,我们现在去哪儿?”马儿满意的晃晃脑袋,抖擞着鬃毛。

“回去。回撒加那儿。” 

“你真的想把他捆回去?”

加隆抚摸着马儿的额头,相视一笑“好主意。试试?“

说出玩笑话的瞬间,加隆不可抑制的想到了撒加。他待自己坦诚,亲近,没有隐瞒。与撒加在一起,心中的所有喧哗都会平息。那些共度的快乐时光是恪守在心中的秘密,只属于他们两个人。因为有了撒加,原本窄小系羁的高塔也成为了温暖与美好的所在,自己真切得迷恋那里。牢笼亦是天堂,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想法让加隆觉得有些惊骇。他暗笑自己。



面对去而又返的加隆,撒加感到意外。他从未在白天造访过,此刻来访,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更何况此刻的加隆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表情凝重,对桌上的点心视而不见,手指在苹果上反复摸索捻压,好像要从那儿抠出点什么才肯罢休。

小动物受了刺激总会回窝寻求安慰,加隆的脸上带着一种隐晦的沮丧。撒加是多么聪慧的人,不用加隆开口,他就明白对方的全部情绪。他走到加隆身边,伸出手,将那只可怜的苹果从被蹂躏的命运中解救出来,动作沉稳却并不强制,“你看起来不开心,出了什么事?”

“噢,你想刺探机密?这可不是个好主意。”加隆笑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婉拒的意味不言而喻。从没奢望撒加能为自己出谋划策,只愿他平安,那便足够了。又何必把他拖进战争的愁云呢。

室内安静下来,撒加觉出了头绪,他的嗓音低沉,试探着猜出了隐匿的秘密,“军情不利,对么?”

加隆的脸上失去了笑意,神情一时显得有些呆笨,瞪着眼睛望向对方。片刻之后,他挺了挺脊背,轻轻得叹了一口气,“你为什么不猜爱情?它也会让人苦恼啊。”

撒加摇摇头,沉默着望着加隆。他坚信只要再静待一小会,加隆必然会开口。

“好吧。你赢了。”撒加的眼神令人无法拒绝。短暂的对视之后,加隆突然扬起眉毛,冲着撒加无可奈何的笑笑。他将冥军新武器的事情和盘托出。火器并不新鲜,几十年前已经从阿拉伯地区传到欧洲大陆,但是刚刚得到的情报还是让年轻的王子心生忧虑。

撒加全神倾听,末了又点点头,像是参悟了一切。战争已不再是幻影,双方都在揣度形势,时机风云变幻。他反复斟酌着加隆的话,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精致的眉毛极轻微的上挑,“加隆,关于火器,你无须担心。”

“你是指下雨么? ”加隆喃喃道“ 可是据我所知,西境的秋冬季并不多雨,而且按照惯例,这里至少还有10天才会下雪。”

“今年会提前,而且雨季绵长。“ 撒加的语气十分笃定: ”3天。最迟5天,雨水就将落下。”他停了片刻,似在回忆又似出神,“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观察和记录天气。你注意到了么,蜘蛛不再结新网。鸟雀也忙着加固巢穴,储备草籽果实,说明雨雪不出3日便会降临。“

“你怎么知道雨季漫长?”加隆探究道。

撒加的语调又平又稳“蒂莱拉的生意遍布多国,很多地方都建有仓库。她极其重视天像气候,每一年,每一季都会提前做预测,以此决定该经营何种商品。如果风调雨顺,就贩售奢侈品;如果收成欠佳,她会转而囤粮。早在夏季开始前,蒂莱拉就已经将这一带的仓库地基全部加高加固了。零星雨雪可用不着这样大费周章。。。”

洞明的刹那,加隆眨眨眼,笑起来。

新武器来的压力在谈笑间被轻松化解, 宽慰来的合情合理又恰到时候,这让加隆感到亢奋。可是转瞬又深觉说不出来的内疚,尽管这不是自己造成的。从方才的话语中,不难推断,枯坐的光阴早已被撒加拆分到每一个细小的环节,借此抵消寂寞。他往昔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越发像个谜。同时,加隆也推晓了一件事,蒂莱拉绝非庸才,她会比想象中更难对付。

撒加临窗而立,淡金的阳光勾出他侧颜的曲线。他凝视着层林渐染的美丽森林,俊美的脸庞显出冷意,缓缓开了口,“冬天就要来了。”

沉寂如剑而来。两个人都清醒意识到,那将是一个极其艰涩的冬季,寒冷,潮湿,战争,血腥,孤寂,无情。。。



以舌润唇,撒加轻声提问“加隆,你害怕么?“

“有一点。“ 加隆笑笑,端起杯子,吞咽了一口 ,神情变得肃然“ 我不怕死,怕输。”

撒加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后,突兀的问道“你有子嗣么?”

“子嗣?!”加隆睁大了眼睛,将撒加仔细打量了一番,心火摇曳,“没有。我尚未订婚,也没有子嗣。“他看着撒加那渐皱的眉头,想了想,添上了一句,”这次我或许真的会死在战场上。所幸我还有一个哥哥,国家会有继嗣者,双亲尚有安慰。这样很好 ,不是么?“

“你一个人去前线么?你哥哥呢?他呢?”

无论何种境地,只要看到撒加是为自己担忧,加隆就觉得甜蜜,看他看来,这些忧愁无疑是爱的明证。加隆的语气变得轻松起来“哦,他是个书虫,不会骑马射箭。国家需要他,他必须留在王都。“

”再说我舍不得他去前线。”微微仰视着对方的脸,加隆笑着舔舔嘴唇,“你要是我哥哥,也会被这样好好保护起来的。”


撒加不愿承认,哀婉且恼怒的情绪开始慢慢占据了自己的心。加隆的来访就像斑斓的蝴蝶自忘却的朝暮飞来,停歇在枝头花蕊,转瞬即逝。在过去的这一段日子里,自己倾力付出,依旧留不住他。薄薄一纸战令却轻而易举地将加隆征调去危境,甚至引领他走向幽暗恐怖的死亡。加隆是如此年轻,生活尚未展开。他是那么可爱,不该孤身一人赴死。撒加从内心憎恨这场战争,憎恨挑起战争的人。

“我要是你哥哥,一定陪你上战场。“  低垂的睫毛下,是一颗隐秘燃烧的心。再次展开睫翼,撒加的脸上现出庄严的神情,眼中透出光耀  ”加隆,我盼你赢,也要你活!”

“撒加。。你。。。”

世事往往以你不曾意料的方式降临,质朴的话语远比华美的辞藻更显情真意切。

加隆的脸因为猛然袭来的幸福与震惊而变得僵硬。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好似蓬松的干草,瞬间被火星点燃。悸动带来的潮红从胸口晕开,一路上涌,没过颈项,面庞,直至发际。直觉提醒他,冥冥中有些东西在隐隐生长和改变,一场战争,一次死亡,一种期翼,或是别的什么。好似历经酷寒后孕育出的嫩芽,纤细柔弱,但是它真切的活着,并且努力抽穗。

花了好些时间,加隆才平复下来。他紧紧握着撒加的手,太过用力,以至于给撒加带来一丝痛楚, “撒加,你所说的,我将铭记。你的心愿亦是我的目标。”

撒加看着他,怀着柔和的笑点点头,目光笃定。心中默默的许下了诺言,加隆,我会守护你,以我的方式。



12.3

烹好的鸭肉被切开,热气氤氲,香味在空气中弥漫。酒杯和甜点盘也是满的。坐在午餐桌前,加隆心情舒爽,与撒加无所顾忌得畅聊起来。

“加隆,战争结束以后,你想做什么?“   阴霾终会散去,对光明的渴望超越一切。

”哈哈哈,当然是想办法挣钱啦!多多益善!”看似戏谑的话却无比真实,战后重建,需要花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难以估算。

“那就去做贸易吧。据我所知,东方的商品只要能顺利运到威尼斯,利润至少是十倍。再没有一件事的利润能超越它。”  

  摆摆手,加隆长叹了一口气,眼神也变得暗沉,“那些奢侈品的利润有多么丰厚,我自然清楚。君士坦丁堡,威尼斯,亚历山大港,我都去过,就是想探寻新路线,可是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所有的贸易线路都被别人牢牢把控着。你看,陆路无缝可插,中亚有帖木儿,西亚是奥斯曼,然后是拜占庭。。海路呢,倒是有波斯湾和红海两条线路。可是无论哪一条,中端都控制在YSL教徒手里,在西端,整个欧洲的地中海贸易已彻底被意大利人垄断。商贸和我们没有一点儿关系。只能眼睁睁看着。” 

 “亲爱的加隆殿下,难道你的智慧和勇气已经衰竭了么?!”撒加摇摇头,眼中兴起一鸿笑意。   

“什么意思?”讥讽的话语令加隆皱了眉。

“ 新航路确实存在。蒂莱拉的船队早在5年前就成功了,还找到了新大陆,带回了菠萝,金银等大批物资。“

浅抿了一口葡萄酒,细品,味道不错!加隆笑得顽劣却又很甜,“撒加,你知道么。我喜欢你给我讲故事!尤其是航海冒险故事。如果是晚上我们依偎着躺在床上,那就更好了!” 

“这不是故事。“  阳光如蜜般润泽,映在撒加脸上,将那光洁美丽的额头衬托得好似拂晓之时从海上升起的半轮旭日。他拿起一个苹果,用小刀在表皮上细细刻画起来,曲曲折折的线条,勾出大陆板块的形状,又在海陆之间划出几道极长的线路。“这是蒂莱拉船队所走的东方航线,从斯塔姆出发,进入新的疆域,完全避开了阿拉伯和意大利人。”

“不可思议!”加隆放下了刀叉,像个求学的孩童一样认真,努力将撒加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听进去,刻到脑中。他知道,这绝不是一个单纯的财富传奇,里面蕴藏着他原先努力想要探知的至上秘诀。

”蒂莱拉早在多年前就依靠雄厚的资金组建起一支秘密的船队。她从东方学来了先进的造船技艺,在阿拉伯和热那亚雇请经验丰富的船长与水手,又凭借科学的地图和专业的航海技术,让船队畅行世间。东方的泉州,南亚的古里,非洲的亚历山大港,欧洲的热那亚,威尼斯,还有那些世人未知的新大陆……”


”成功的秘籍就在古籍里,只是世人轻视并遗忘了它。而蒂莱拉却珍藏它们并且善加利用。”

”哪本书?!”加隆的身子前倾,直直的瞪着撒加。打开宝藏的秘钥即将被展现。


藏书柜足足占据了一面墙,从地板直达天花。撒加站在书柜前,抬起胳膊指了一下顶格层,“第3格,左起 第4本,《托勒密地图》”

 “我来!”加隆纵身跃上了椅子。他的动作过猛,椅子剧烈晃动了一下,撒加瞬间伸出手,将其稳稳扶住,“加隆,小心。”  

   “嘿,别担心。”加隆笑起来,站稳之后他叉着腰,俯身直视着撒加的眼睛,“你很关心我嘛!”

撒加微仰着头,关注着加隆的一举一动。加隆踮着脚,伸长了胳膊,仿佛一株倾尽全力向上生长的树,在那努力舒展的姿态里里尽情展现着他俊美健硕的身型,还有流畅精悍的腰线。 

书被小心翼翼的取下。从外观可以很轻易的判断出,书籍年代久远但是保存相当完好。封面上的蝌蚪文,明显是阿拉伯文字。

快速翻阅一遍之后,加隆皱起了眉头,一脸困惑。自幼接受良好的教育,熟练掌握多种语言,但是阿拉伯文字可不在此范畴。他用书掩住半张脸,只露出两只眼睛,溜溜得看着撒加,笑起来,“撒加,这书。。。。“  


  撒加恍然大悟, 他也笑起来“需要翻译?”  

加隆点点头,同时又提出了疑问,”既然是古希腊学者写的,为什么不是古希腊文,反而是阿拉伯版本的?” 

 “托勒密的著作中对于阿拉伯帝国疆域地理的描述是错误的,所以500多年前,阿拉伯人对其进行了校正。蒂莱拉船队采用的就是这一套地图。”

关于这部书的传承渊源,撒加娓娓道来,嗓音优雅沉稳,每一句都是琴弦上奏出的天籁之音。

当撒加讲述到 托勒密,这位一千多年前的伟大学者,从出生到死亡,终生都生活在亚历山大城,从没离开过那儿 的时候,加隆在惊诧的同时又不可抑制的哈哈哈大笑起来。绘制了整个世界,指导世人航程的伟大开拓者,自己却是个名副其实的宅男。这点和独居高塔的撒加莫名契合!


本章完

----------------------------------------------------------------------------------------------------


图为 托勒密地图册(部分)

古希腊天文学家、地理学家、占星学家和光学家-- 托勒密(约公元90年--168年),撰写了《地理学指南》(共8卷)。(错误之处在于它是地心说。)

第1卷为一般理论概述,阐述了他的地理学体系,修正了马里努斯的制图方法。

第2卷至第7卷列有欧、亚、非三大洲8100处地点位置的一览表,并采用喜帕恰斯所建立的纬度和经度网,把圆周分为360份,给每个地点都注明经纬度坐标。

第8卷由27幅世界地图和26幅局部区域图组成,以后曾多次刊印,称为《托勒密地图》。

--------------------------------------------------------------------------------------------------

关于它的市场价值,有资料可供参考

2004年,英国牛津郡的一场大火烧毁了大半个沃丁顿庄园,收藏在其中的一册托勒密地图集却完好无损。为了支付灾后巨额的修缮费用,沃丁顿家族不得不将地图集送进苏富比拍卖行。

最终,这册图集以213.6万英镑(超过2千万 人民币)的天价创造了有史以来最高的地图拍卖价。

这个还是15世纪后的欧洲印刷版。并非古希腊版。如果是全套《地理学指南》,那么价格应该是不可估量的了。

---------------------------------------------------------------------------------------------------

托勒密很神奇,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宅男,从生到死,都只生活在亚历山大城。他查阅亚历山大图书馆里的资料,和水手聊天,然后凭借观星等方式绘制大陆和海洋的形状。更为神奇的是,这份世界地图大体上居然是正确的!

需要指出的是,托勒密关于阿拉伯地区的描绘有错误,公元9世纪,阿拉伯人对其进行了矫正。此外还有部分偏差,“北美大陆”那时还没有被发现,印度洋还是一片浩瀚而封闭的海洋。非洲和南极紧紧相连,赤道环线寸草不生。中国的面积被高估,世界却被描绘得太小。

这部著作后来在欧洲被遗忘了,沉睡千年,直到15世纪初。

15世纪初(1409年,一说1406年),被湮没了1000多年的古希腊著作《地理学指南》被译为拉丁文,大地球形学说开始在欧洲大陆逐步传播。为后来欧洲的航海活动奠定了理论基础。

1492年,当哥伦布从西班牙海岸出发,一路西行寻找遥远的东方时,他带着3艘帆船、87名水手,以及一本由托勒密编写的《地理学》。



评论(17)
热度(18)

© 狐狸包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