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恶犬克尔柏洛斯 片段(双子,推理风)

以下段落文字完全来源于名著《大侦探十二奇案  之第十二章  制服恶犬克尔柏洛斯》------- 阿加莎· 克里斯蒂(英)

阿婆的巅峰脑洞是无法超越的!对阿婆深表敬意!

我替换了名字和部分细节。原文是波罗先生在地铁遇到了一位他心仪了几十年的 俄罗斯夫人。

------------------------------------------------------------------------

 

车被司机送去保养了。晚高峰,在街口站了半个多小时仍然打不到出租,撒加无奈得放弃了。今天只能乘地铁回去了。

 

站在车厢里,身子摇摇晃晃,忽而倒向这一个人,忽而又倒向另一个人。他心想这个世界上人真是太多了!

地铁,在傍晚这个时刻(六点半)人满为患。嘈杂,拥挤的人群摩肩接踵——众人的手啦,胳臂啦,身体啦,肩膀啦,挤挤碰碰!周围的陌生人都在推来搡去。

车开动了。

坐着的,站着的,乘客们几乎个个都在刷手机。两眼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脸上的神情却刻板呆滞,手指头不停得划着屏幕,像得了鸡爪疯,真不知是什么心气儿?这真得需要野猫那样的敏捷和拿破仑那样的毅力,才能在一辆拥挤不堪的地铁车厢里坚持刷屏而不懈,可人们却做到了!只要稍微能稳当一点,就会忙不迭地拿出手机,刷,刷,刷!

意识到有人在偷拍自己,撒加更加烦躁了。  他对现代生活这种压力和匆忙十分反感。

瞧瞧周围那些人——长得都差不多,都那么缺乏生气,不妩媚,个个缺少那种极其诱人的气质!

哎,想看到一张美丽的闪烁着智慧的面孔多么难得!多么罕见啊!

啊!机敏,生动——一个身材气质上佳,拥有火热明艳魅力的人,要是遇到了那该多好哇!从前就有过这样的人,可现在——现在——

 地铁停了,人们涌出去,把撒加挤到车门口,差点被推出去;接着又涌进来一群乘客,将他强行塞进了车厢深处,他感到自己快要成为一张照片了。

车辆又开始启动,猛地一个冲劲,撒加给甩到一个背着铜铆钉刺猬背包的女学生身上,他道了声“对不起”,那群女孩子低着头,互递眼神,笑得咯咯咯。过了一会他又撞到一个高个子瘦男人身上。那人的公事皮包正巧顶住他的腰眼。他又道声“对不起”。

人群散发出的热量在密闭的车厢里循环蒸腾,撒加感到浑身都在冒汗,眉毛快要凑到一起了。简直是活受罪!幸亏下一站他就要下车啦!

 这一站是市中心枢纽站,看来大概有几万个人要在这儿下车。他们像海啸那样冲出来,涌向站台。撒加毫无还手能力的被人潮裹挟着踏上了一架通向地面的扶手电梯。总算从地狱里钻出来了!他庆幸着。

在缓缓上升的电梯上,一件行李从后面撞到他的膝盖关节上,真是疼得钻心!

一声口哨响起!像是被命运召唤,撒加猛得地抬起眼皮。在对面下降的楼梯上,他难以置信地看到一个旧相识!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一头丰沛的长发,一件海蓝色的系带T恤衫,一个黑色的双肩包。唇边一抹笑,雪白的小尖牙。男人的笑带着明显的挑衅与戏谑。

对面的男人似乎决意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引发注目,他噘起嘴,故意冲着撒加又吹了一声。异常响亮的口哨声在空中回荡着。男人的肺挺健康!

“瞧啊!甜心!”那个男人甜蜜又热辣得喊道,“我们注定要重逢!”

撒加感到耳膜发疼,心也乱抽抽的跳。对面那个人走了一年多,没有电话,没有电邮,音信全无,实堪无情。

 但是,命运更是无情。正朝上下两个相反方向行驶的升降楼梯将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远。撒加被毫不留情地直送到上面,那个男人却随着人群被干脆利落得卷向下面。

 短暂的巨大惊诧之后,撒加平静下来。看到对方充满活力的模样,他感到无比宽慰。对于方才的冒犯,他丝毫也不想计较。

扭过半个身子靠在栏杆上,撒加完全不顾及形象的冲着对方急切喊道“去哪找你?!”

一句嬉皮笑脸的回答从下方径直传到撒加耳边,那句话出人意料,却又异常贴合那一时刻的境遇:

“地狱。。。”


 撒加的眉头再次紧蹙。忽然他感到脚被卡住了,差点一个趔趄。原来电梯已经运行到了顶点。

周围的人群四下散开。夜风扑面而来,撒加做了一个深呼吸,清凉入心。他扭头看了看,一大群人正挤向旁边那部下降的楼梯。要不要加入那个队伍呢?这是不是对方刚说的那句话的意思呢?在这拥挤的时刻,人在地下漫游,无疑就像是在“地狱”里嘛。如果这就是对方的意思,那他可真是无比赞同"地狱”这种说法……

 下定决心,撒加挤进下降的人潮。在楼梯尽头,并没有那个人的身影。他会不会去商业区或者人民广场呢?撒加怀抱一线希望再次挤上了地铁。。

他被上车下车的人群冲来挤去,可是始终没找到对方——自己的亲弟弟,加隆。


 撒加精疲力尽,懊恼极了,再次踏上那通向地面的楼梯,步入喧嚣的地上世界。

回首看了一眼地铁入口,他最终还是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到了家里。至少弟弟活蹦乱跳的。



一想起当年,弟弟那股调皮劲儿,撒加觉得至今仍然头疼不已。还记得他在受到指责时镇静自若承认了那一事实,然后又笑眯眯的说“你要把我怎么样呢?哥--哥---”。那份坦荡,那份狡黠,真是一个千里挑一,不,应该是万里挑一的小混蛋!

今天他再次遇到了他——却又把他丢了!


    “地狱。。。”撒加开始怀疑自己,真得没听错吗?弟弟是那么说的吗?

    可他这话指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他指的是地铁吗?似乎不是。

难道这句话该从宗教意义上来理解?

撒加清晰的记得,弟弟也曾戏言“有趣的人都要下地狱。哥哥呢,你是好人,是正人君子,你只能上天堂,那里冷冷清清。。。”所以加隆今天的话,一定不是对自己的嘲讽。当然,按照加隆的生活方式,最终很可能死后下地狱。。。

宗教层面说不通,想必是另有所指。他一定是指。。。。。睿智的撒加突然困惑得晕头转向!这个该死的加隆!多么捣鬼、多么难以推测的弟弟啊!换了另一个对象,想必会尖叫着说“和平饭店”或者“金茂大厦 ”。可是加隆呢,却不可思议地喊出了“地狱!”

不明其意,真让人心碎!


撒加叹了口气,却并没气馁。既然茫然无解,他决定明天上午采取最直截了当的简单办法,问问他的秘书---- 魔铃小姐。

魔灵小姐有张美丽端庄的脸,却绝对不是花瓶,她着实再能干不过了。在她眼里,撒加并不是什么特殊人物——只是她的顶头上司罢了。她尽心尽职,给领导提供优良的服务。目前她正一心一意地策划一套新的归档程序,那在她的头脑深处正慢慢趋于完善。


    “魔铃小姐,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撒加先生。”魔铃小姐把手指从电脑键盘上移开,专心等待着。

    “如果一位朋友提出在地狱会见,你该怎么办?”

    像往常那样,魔铃小姐没有停下来思考,还是正如俗话所说:她无所不知。

“我想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打电话订座儿。”    她不假思索得答道。

    撒加目瞪口呆地望着她。几秒钟之后,他缓缓说道,:“那就,那就请你—打电话——订,订张桌子吧。”

    魔铃小姐点点头。

   “今天晚上吗?两个人吗?”她问道。

上司没有作答。魔铃知道那便是默认了。她轻快地拨起了电话。

    “您好!请问是‘地狱’吗?请给预订一张两个人的桌子。。。。撒加先生。十一点钟。”


    她放下电话,手指又回到电脑键盘上,露出一个征询的微笑。她已经完成了任务,那种表情似乎在说,老板,我现在可以继续干活儿了么。

    撒加却要求她解释一下。

    “这个地狱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问道。

    魔铃看上去有点惊讶似的。  “哦,您不知道吗,撒加先生?那是一家酒吧啊——新开的,生意火爆——听说是英国人开的。如果您需要,我可以在今天晚上之前就给您轻而易举地办张VIP卡。”

    到此为止,魔铃小姐明显表现出已经用了不少时间的神情。她熟练又快速地处理起资料来。



 当天晚上十一点,撒加站在一家酒吧前。抬头,看到大门上方有一块闪亮的霓虹招牌------进入此门者,请放弃一切希望。

几级通往底层的宽楼梯。每级台阶上都写着一个警句。

    第一级上写着:“我好意奉劝……”

    第二级:“勾销往事,重新开始……”

    第三级:“我可以随时放弃……”

。。。。。。。。。。。。。

    “真是通向地狱之路的良好祝愿,”撒加喃喃赞赏道,“想象力不赖!”

    他走下楼梯。梯脚旁边有个小水池,里面种着鲜红的百合花,一座船形的桥横跨在上面。撒加从旁走过去。

    左方一个花岗石穴里蹲着一条狗!干净漂亮,体型巨大的“二哈”。它令人生畏而直挺挺地蹲守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撒加满心希望那条狗是个模型。然而,就在这时,狗猛得站了起来,两只眼睛又圆又亮,凶巴巴的,直勾勾得盯着撒加。巨大的身腔里发出一声狂吠,那声音真让人胆战心惊。

   撒加瞥见旁边的桌上放着一个竹篾面包筐,里面装着小圆包子。框子上贴着纸条“贿赂克尔柏洛斯一块!”的字样。

    狗的眼睛紧盯着那些小包子。它又低沉地汪汪吠了一声,眼神变得哀怨起来,像在示好。 撒加连忙抓起一只肉包子朝那条大狗扔去。

    那张大而深的红嘴打个呵欠,接着强有力的上下颌卡哒一声合上。狗狗接受了那份贿赂。整个身躯很快趴了下去,进入了假寐模式。


撒加走进一扇敞开的门。

 到处都是人,喧嚣热闹。四处摆着小桌,中间是舞台,由小红灯照亮着。四面墙上装饰着壁画。灯光最明亮的地方是吧台,站着几位服务生,他们身着魔鬼似的服装,身后有尾巴,头上有角。

凭借着天生的默契,撒加在第一时间就锁定了目标,他将视线集中到一个昏暗的角落。


------------------此片段到此结束,没有后续-----------------------

   
备注:加隆不辞而别,长期失联是因为他要去外地执行秘密任务,卧底缉DU。巧的是,随着案情发展,他又回到了S市。

此刻情况比较特殊,加隆与警队暂时失去了联系。孤掌难鸣,他急需找到一个没有警方背景又绝对能干可靠的联络人,那撒哥自然是最佳人选。

地铁里的相遇,是个偶然。加隆知道附近有敌方眼线在跟踪自己,而且很可能眼线也看到了撒加(外形出众,尤其是那张脸),那么与其遮遮掩掩引起怀疑,还不如大大方方和哥哥打个招呼,求得援助。

即使这次没偶遇,加隆还会采取其他手段去联系哥哥的。

评论(15)
热度(9)

© 狐狸包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