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 双子

部分梗是借鉴的。

----------------------------------------

5月,春末夏初,有繁花,有清风,气候最是宜人。

周末,傍晚6点。

撒加刚刚迈进小区大门,便感到衣角被人扯住了。一声骚气又戏谑的呼唤从身后传来“大爷----

二十刚过半,三十又未满的大好年华,居然被人堂而皇之喊成老爹爹。撒加皱了眉,决意不回头,坚决不看对方。

大----爷---!!积德行善。。。。”做作的两声干咳之后,浑厚的男中音再次响起,中气十足,怎么听也不像是落魄状态。这一次,“爷”字不再平平淡淡,而是被更换成了上调的尾音,含糖量颇高,足够齁翻半条街的人。

没钱!”撒加脚下生风,他只想尽快摆脱对方的纠缠。方才那一声充满恭维的 大爷(请读第二声),让他情不自禁的联想到低俗古装剧里那些浓妆艳抹,花枝招展得站在大门前晃着手帕招揽客人的风尘从业者。

面对无情的拒绝,身后那家伙毫不气恼,反而表现得更为执着,他又扯了一下撒加的衣角。下手忒狠,撒加差点被拽出一个趔趄。

衣角被对方紧紧攥在手里。撒加不得不停下脚步,站定,转身。他将目光锁定在对方那张笑得不怀好意却又掩不住示好意味的俊脸上。只可惜这张脸落在撒加眼里,再好看也没用,与之相反,它仅仅代表着“麻烦“一词。 撒加暗自掂量,不知道这次对方又想讹诈点什么。

“亲爱的撒加警官。群众需要你!”对方再次开了口,他挑了挑眉,微微歪着头,笑着与撒加对视,一线朝霞般绚烂的熠辉在眼中闪耀。撒加今天穿的是便服,可是那个人深谙他的身份。果然是个知根知底,恬不知耻的惯犯!

使劲掰开对方的手,又拍了拍衣服。衣服上的褶痕业已生成,光靠手拍根本消除不了。撒加无奈得摇摇头,走了。

加隆默默得摸了摸自己的脸,绝对够帅啊!被拒绝了!怎么可能?!回想前几天两人起争执,自己大展毒舌神功,赢得气势如虹。两下对比,此时此刻,实在太惨了!拍马屁,卖萌,每一招都用了。这分明已经是示弱了啊,还要人家怎么样。。。。撒加这家伙果然冷酷,心如磐石,捂这么半天,却一丝暖意也没有!人性冷漠,世态炎凉。自尊心甚强的他,当下绝对不愿再贴撒加的冷脸了。

撒加走了几步,感觉对方并没有跟上来,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加隆低着头,两手插在裤兜里,闷闷得杵在林荫小道上,,正用脚尖拨弄着一颗鹅卵石。

居民们三三两两说说笑笑得从加隆身边走过。几个满脸汗珠子的小孩子骑着彩色童车,从远处你追我赶的冲过来,家长跟在后面,高声哄着宝贝们回家吃饭。

长叹一气,撒加在心里唾骂自己优柔寡断不够冷酷,两条腿却又不自觉得顺着来路弯回去。

---------完-------------




评论(21)
热度(8)

© 狐狸包包子 | Powered by LOFTER